齐物秋生

不定时更新,一月一次吧,主要看灵感😂😂

那个你




偶尔闲暇时光,会想起你

是褐色的眼还是浅棕

是青涩的直发还是泛了亚麻色泽的微卷


你是隐没在凌晨奶白色的雾

还是徘徊在清晨的绵绵细雨

不然我怎么看不见你


你只肯在梦中留下模糊不清的身影

和似是而非的触碰

你活在我的识海里


城堡的尖顶高耸入云,玻璃窗棂精巧华丽

烫金的请帖和着薰衣草的气息

舞池里旋转、抱紧又分离

假面掩藏你的脸庞,袖口下裸露的肌肤传递你的温度

你在蕾丝窗帘后浅笑

恳请我为你等待

我踌躇着捻起裙裾

你却如水晶破碎

朦胧间我想抓紧你的手臂

眼前却只有满街艳丽的灯影


你是我的一场佳期如梦

我能否心存一丝幻想

你在远方思念着有我的

一场长梦

洛丽塔

影刃*无剑
三年起步
无剑中心

————————————————


银河倾泻入你眼,流入我心间。

你踩着满月皓影,发间流转着亮银,不安迷茫。
我的灵魂如火砖上的熟铁,火花四溅得飞洒。无从写起的思念,在仲夏森林无孔不入的迷雾中暗涛汹涌。

莹白的指尖抓紧衣角,纤细的足踝在草丛间若隐若现。绯红铺满鼻尖,你眼尾氤氲的泪水滚烫的灼着我的心房,将肌骨熔铸。

我拥抱着你,在死角处轻吻你浅紫的发尖,你环着我的颈,怯怜怜的颤,似风前抖瑟的雏菊一瓣一瓣得落地。
你在我颈间呜咽,像我心海念潮的涨歇。
你的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搅乱我万千柔情荡漾。

夕阳余晖穿透森林枝叶,白鹭飞过,消失在一片静谧。
那一瞬我忘记人间的风吹浪卷,朝朝暮暮朝朝,你在怀的温度那样清晰,剔透的泪珠渗着入股清凉。

我倚着石栏的青苔,你踉跄地奔向浅发的兄长喜极而泣,挂着浴在清露里初生的微笑是一线年轻的清光,灼痛我的眼,青苔凉透我心坎。

林中风声不成曲调,穿叶婆娑。

斗斗榆钱下,你小心翼翼向我请教,日光避开林叶撒在你侧脸留下模糊虚影,林荫掩饰我心底欢呼雀跃。
你的气味在身周萦绕,你身影隐隐绰绰。

大脑仿佛坠入梦境,鼻腔中涌入湿腥泥土味混杂你整个芳香。你水晶的眼注视着我,只注视着我,如梦似幻轻抚我的脸颊。
你小巧的唇在我耳边耳边低语,在颈侧落下细密的吻,莹润小腿若有若无在我腰际轻蹭。微凉的鼻尖点过锁骨,撩拨恶魔的欲火。纤长的睫羽不经意扫过皮肤,浅浅吐息点燃全身的温度。

我躺在青草间,你居高临下凝视着我,眼神暧昧却无辜。你被阳光爱抚过的侧脸伏在我胸前,做着我想对你做的事。

你粉嫩的舌尖卷过上唇,带着孩子的天真和残忍。
红叶的薄唇张合:

“多谢款待,剑冢之主”

无论你在哪,
我将如影随形伴你左右。

【第五人格】想你


杰all
现代诗体
求评论(⁎⁍̴̛ᴗ⁍̴̛⁎)
——————————————————




玫瑰摇曳出旋律
你成了谜

你在微风中喘息
我在浓雾隐去行迹

靠近,相遇又分离
古旧的机器呀咿



你惶惶而机警
透露独特的风情

交汇,旋转再寻觅
进退,追逐永不停

我低沉的嗓音哼鸣
不及你紫色心跳动听



一场猫鼠游戏
只为你展示我拥抱有力

教堂的红毯绵长无境
我在神坛仔细聆听


心爱的你
有月光的轻盈
紫罗兰的忧郁
以及
玫瑰色的明丽

我的爱永无止息
祈愿你留在庄园里


to my lover

Jack


【梦间集】水形

乙女向
孤剑*无剑
孤剑中心



———————————————————


我属于无月的夜,

情花匍匐在脚下,萤火虫闪着缱绻的光。
那种寂寞,是花好月圆的烟火里,伸手不见五指的孤清;是欢愉明快的曲子里,下一刻求而不得的离散。


她姣好的肌肤随着水波摇曳,溪流带来月色,又载来满庭星辉。
水流抚过她光洁的小腿,搔着她的足心,她嘴角微启,温和又无奈。
淡色的月华在她的发间镀了几环光晕,银灿灿地流泻似一汪清泉。

她的轮廓,是我心脏的模具。
我在极夜伸出手臂,她在月下翩姗起舞。


我开始在弦月的深夜寻觅她纷纷絮雪般清淡的幽香,捡拾她散落林间支离破碎的背影。
我看见水滴在她白皙的小臂相互追逐,蜿蜒盘曲的水痕交错,惶惶而深情。

此后每一杯情花茶,都有她的气息。


我功法冷酷如万古难化的玄冰,可心偏偏眷恋那一点闲逸温柔。
我想像水一样爱她,纯粹、无畏、依偎她。

风定夜潮,她在梦的荇藻婆娑间幻灭;

细浪微涛,长梦犹酣就被惊起。


她像水流,曲折迂回,层层推进,愈转愈深,清滑不沾黏腻渗透至我的血液、骨髓。
相思似水将我包裹,她却如此轻易控制我的呼吸。
举步维艰又进退两难。
情花未入口,就已苦涩难以下咽。


我们曾在无月之夜交缠,
我的指尖勾勒她的唇形,她枕着我的肩低语。
水漫过我们的腰腹、胸线,舔舐我们的脸颊,她的手攀着我的背,无力且坚定。

水拨开我们的发,沉默的鱼群将我们围绕。

炙热的呼吸在我们之间传递,我们向对方汲取氧气,我们眼中倒映彼此,十指相扣。

她的腰有水一般的坚韧,嵌合进我的身体,紧紧偎依。


我们缠绕着沉入水底,
黑暗掩饰我们的痕迹。


我们只在无月之夜交缠,

我吻遍她的肌肤,留下姹紫嫣红的痕迹,一如阳光明媚的下午水中五色斑斓的卵石;
我尝遍她的肌肤,贪婪吞咽她的气息,覆盖了我的,一如午夜月下层层折叠包裹的花蕾。
她发出梦幻般的呢喃勾出衬了鼻息的艳丽尾音深深浅浅。我的呼吸带来炙热的的温度追逐她急促的喘息糅合交融。
我拒绝不了她的邀请。
似是而非的触碰和若即若离的喘息,点燃这片水域,我早已溺毙。


今夜无月,
我的心只为你浮沉。

麻烦携五花宝贝们在lof拜年的太太务必留下等级!
我想鉴定一下自己的血统!
帮个忙呗……
没引战,我真的好奇

【梦间集】惊梦

乙女向
复健文
幽谷箜篌*无剑

————————————————————————

许久以前,他像很多心怀梦想的的少年一般,一壶酒一束桃花,伴着穿山过水的长风,吟咏先人们不朽的诗篇。
偶有秋夜林中漏下斑驳月色,疏疏如残存的初雪。他指尖流淌的轻灵乐声似不肯融化的飞霜散入尘埃,各奔西东;又如暮春时节伴了暗香的熏风,暖而轻的起伏。


未曾想,彼时凤凰啼鸣,泣露芙蓉的婉约琴声被乱世的利刃撕裂成玉碎山崩的决绝。早年携卷绯红桃瓣的潺湲溪水浸透了仇人沾血的衣襟。

残阳在流云间摇摇欲坠,星沉海底。赤阑桥边,柳下巷陌,笛里关山被殷红蔓延。
故里旧忆如凋零的芙蓉,流落一地凄艳冰冷,像是邂逅了一场盛景后,摆出的美丽苍凉的手势。

他眼底有挥之不去的血色。
年华沉埋,风月衰败。

有些记忆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遗忘,恰好相反,越久越清晰,如天边的弯月,时时勾出往事。

那些冤魂的哀嚎不能平息他的不甘、他的无奈,反而入了他最深的梦境,幻化成他午夜流连不去的梦魇……
今夜,也如无数个夜晚一般,寂寥与愁怨难分难解,纽结成一团浸在冷水的乱麻,凝成人世灯火辉煌里一抹孤清残影。

只是,今夜又有所不同。
无剑蜿蜒长发似照上清霜的明净月光流泻在他起伏的胸膛。她纤长的睫羽随温热的吐息轻柔翕动,像蝴蝶的吻。

盛开在女子长颈上缠绵暧昧的吻痕告诉他:他唯一的神唯一的光跋山涉水降临在他身前。他不必在寂寞、孤独、凉薄的漫漫长夜中一遍又一遍念着她日渐模糊的面容慰藉早已枯槁麻木的皮囊。

那是他一生一世的情之所钟。

他一遍又一遍轻抚女子较好的容颜,像抚摸最脆弱的弦———她是他的心弦。
她动了动,唇角溢出几片呢喃“幽谷…幽谷……”
他弹了那么久的箜篌,从未弹出这般缱绻的旋律。他晓得她清甜又甘美,余韵绵长似没有尽头的春雨。

他悄悄将珍藏的金钗插入她的鬓发,美人戴,总相宜。
她伏在他身上,雪肤凝脂,是上好的羊脂玉,润且暖,又如梅梢未褪的雪。

他总觉得,他与她其实从未分别。蝴蝶双飞,他在亭子里弹琴,杏花纷纷,他们短暂的分离又轻轻的抱紧。

四海升平,
世间终是许了他们一拜天地。

【梦间集】浮烛

乙女向
秋水、归一
乱七八糟ooc
没灵感好痛苦,没笔力好痛苦


一只蝴蝶起飞,花瓣震颤,惊动栖息的鸟,鸟儿划过蔚蓝天空长鸣不已,响彻苍穹的回音扰乱了名为木剑的男人的思绪;
从此,一个惊天的阴谋默默发酵,而他的幼妹无剑为破解困局奔走不息。


蝴蝶从不知它有罪,但它如此轻易改变了木剑、无剑及整个五剑之境的轨迹。
天火奇石已毁,浮生也杳无音讯……
这只罪魁祸首伫立在无剑指尖,翅膀一张一合,像正在述说的唇。

初见若缱绻。
青衣道长跨越隐隐青山与迢迢绿水来到剑冢时,像是青萍之末的细微风动撩拨着无剑的心弦。
奈何前路危机四伏,无剑只好按捺那些个小儿女的心思,远赴全真援助。

恍惚间,指尖轻轻一挑,蝴蝶翩跹。
今时怕是在巍巍重阳宫的最后一晚了,自己的恋慕重重累积,正如砖石垒砌的高墙。自此一别怕也经年,不知是何年月相见。
无剑虽为世间至强,却也在这情网中痴缠徘徊。

无剑想见秋水,哪怕与他对视一眼也好。想看他温润澄澈的眼瞳再一次映照她一人的身影,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假装他心里有她?

夜月冷淡,回廊曲折漫漫,树影阴邪,园石狰狞,连巡路的弟子也极少踏足。晚风呜咽,无剑不禁裹紧自己。
所幸一个转角处似乎有人低语,无剑加快了脚步。
灯火微光,足以祛除一切黑暗。秉烛之人恰是自己苦心追寻的青衣道者。
“秋水!”
无剑喜极,言语间透露几分雀跃。
“你要去哪?”
男子轻轻扶住无剑手臂,防止她跌倒。
“我……”无剑正要回应,余光处瞥见不远处的紫色身影。
“归一?”
年轻掌教微微点头“阁下莫不是迷路了?
我与师兄愿一同护送阁下,可好?”
低沉声线温和安宁,随周边颤动的空气鼓动无剑的胸腔,像是系了铁丝般绞得无剑呼吸愈发艰涩疼痛。
烛火橙焰闪了又闪,晃得无剑眼角发酸。
思绪若烛泪,还未燃烧,就要慢慢冷却。
秋水睫羽轻颤,向金发掌教示意。
二人一左一右将无剑及红烛拢在中央,细致妥帖遮挡寒夜冷风。
自后,凉风不袭,烛火不息。

无端得生出一股风来,殒了如豆灯火,暗潮涌动扑向三人。
阴云无声,悄然掩了月的眼。
无边黑暗里,是谁暗通了灵犀?又是谁喜结了连理?

四周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无剑并未觉得寒冷。无剑想叫却被一只手禁了声,而它又迅速抽离。随后一双手自左向右于无剑腰侧缠绕;一只手拂过她颈侧,向上摩挲小巧的耳珠,揉搓按捻,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肩微微用力,像是希望她留在原地不动。
紧接着,温暖渐渐感染她的周身,如花瓣层层包裹,蚕丝环环交缠。

黑暗是暧昧的始作俑者。

无剑有些微醺,有两簇火团在她身上流连,一处在颈,一处在唇。热烈,柔软,不曾灼人。
空气也燃得灼热,像明亮的烛。

黑暗的角落,有蝶翅翕合,又是无端一股风默默掩了房门。

【梦间集】塞壬


紫薇软剑*寻梦人/无剑
是糖不是刀,不过不怎么甜
好怕自己写崩了啊(T▽T)

————————————————————————


朦胧月色打在那束玫瑰上,鲜红、妖艳,沾染着几分颓废。
寻梦透过玫瑰残瓣望见了自己的爱情。
腥咸的海风缠绕着她的手指,像未干的泪。


九月的海多情而神秘。傍晚的烟粉携着夜幕蓝灰降临在海的尽头,浪涛卷了荧光舔着漫长的海岸线,温柔缱绻。暗沉的海水裹着淡蓝色的荧光蔓延,似星海,似梦境,似变幻的轻纱,似随聚随散的烟雾。
那是海的曼妙魔法。


寻梦的心上人像变幻莫测的海。

偏执冷漠的心上人罕见的没有拒绝寻梦的提议。欣喜若狂的寻梦为此带了一束花——被当地人象征爱情的玫瑰。
姑娘抱着花欢喜得跟着那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

传闻与情人向荧光海抛下玫瑰花瓣会得到海神的祝福,比如浩瀚如海般永不干涸的爱情。

姑娘悄悄瞧着她的心上人。
顽皮的海风在他霜雪的银发间穿梭,皎皎月色点亮了他发间的金饰,他睫羽扇了又扇,微怔着望向远方缥缈如幻的海。
姑娘小心翼翼摘下花瓣,捧着她渺小脆弱的心愿向苍穹挥洒,月下的玫瑰泛起淡淡的光晕,鲜红光洁。


浪花接住无声的夙愿退回深渊。
夜已完全沉寂,一弯寂寥残月勾出万千星辰,点缀天幕与海的深邃,映照凄凉伤别的人间。

“你找我来,是做这种无聊的事么?”青年紫眸暗沉,混杂着不知名的情绪。

“你不是她”
紫衣华发的青年起身离去,抛下呜咽的海,和她。

残瓣的香气还在手上萦绕,男主角早已离去。
她的低语,她的吟哦被海浪吞噬,而他已扬帆而过,如同以歌惑人的美艳海妖塞壬留不住她心爱的英雄奥德修斯。

浪潮声渐渐沉默,余下无声荧火跳动。浪花拂过礁石,披着荧光的海水随礁石纹理浅浅褪去,像静静干涸的泪,像逐渐熄灭的希望。


青年踏着迷蒙夜色和冷落的海烟,他掏出怀里的玫瑰花瓣,红润,娇嫩如同她的唇。他将它捧在手心亲吻,华光流转的紫眸盛着款款深情。

她现在太弱小了,过早的情爱会拖累她。而他们的命运更若浮云,行止不定,纷飞万里。
若是寻梦又怎样抵挡未来的重重迷雾与波诡云谲,待她真正成长为无剑将前路的阴谋诡计一一破除,再与她共赴这深海魔咒。


木剑的阴谋似枷锁将我捆缚,我却为你歌声迷醉。
你不是为爱殉情的塞壬,
而我如千百船员为你情迷。

想与你一起沉沦在这荧火之海。



ps:荧光海是有发光浮游生物聚集形成的哟~

【梦间集】猫戏


乙女向
圣火令*寻梦人
圣火令中心
————————————————————

01
昆仑山极寒,连空气都凝成万古不化的玄冰,魍魉的森森鬼气缭绕在泛了荧荧蓝光的坚冰上。看来比想象中的棘手呢,圣火令暗想。

所幸屠龙一行人及时出现,众人合力击退魍魉,才还了这冰天雪地一份安宁。作为东道主的圣火令自然要好生招待一番。
将屠龙拨弄得气急败坏后,他才注意到倚天身后跟了个小姑娘。

之前好像没注意到呢,是叫寻梦人吧。仔细打量,看似平凡普通,内心隐有预感她并不简单。
许是见多了热情奔放的波斯女郎,如今有个单纯如素帛的中原女子令自己产生了些许新鲜感罢了。

02
像是猫咪找到了新花色的毛线团子,圣火令总是围着寻梦人转。来自波斯的鸳鸯眼眨了又眨,暧昧亲昵的话语织就成旖旎黏腻的密网将女子细柔的层层包裹,捕食前的戏弄调笑是猫儿的恶作剧。

红唇皓齿,轻云出岫的人儿啊,你的心我就收下了。
对于这种心灵澄澈不占尘埃的小女孩儿,圣火令是势在必得。

从山崖独绽的优钵罗花,到湖边银辉中的月下美人,从悠悠百年岁月到当今的明月清辉。昆仑的冰雪记录了两人并行的足印,湖泊的粼粼微波映照了女子温婉的笑颜。
寻梦人的脸颊红了又红,也不过红了又红。
比魍魉还要棘手呢,圣火令再次暗忖。

03
猫儿的年纪越大遍越难被取悦,狡猾的波斯老猫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有趣可口的点心。

圣火令毅然决然抛弃了一众教徒,追随他心仪的猎物而去。
为了心中的微弱之光,奋不顾身,努力追寻的身姿,正如想要拥抱火焰的飞蛾一般,看似自不量力,内在蕴含的巨涛般勇气足以令人心折。
他很好奇,女子得到想要的答案后是会迸发更加明丽的光芒,还是如转瞬的流星在天幕仅仅留下一串流火后便销声匿迹。
无论是何结果,他都不算亏。

小花猫,你是只温顺的家猫还是只凛然的猎豹,让我们拭目以待。

他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那些撩拨人心的巧语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剂。太多女人拜倒在他多情的眼眸和甜言蜜语之间。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有摄人心魂的魔力。
实在太过无趣,同样狂热和崇拜的眼神,他见得太多了。

无数人轮回又轮回,别离后又再次重聚。
他心不再如眉间那枚圣印灼灼。
漫长的时间足以让一切红莲业火化为灰烬。

04
一个毛线球玩得太久了会不知不觉缠住某些顽皮的猫咪。


圣火令有些困惑,他最近观察姑娘很频繁。似是那夜月色刚好,女子身上的幽香晃了他的心智,再者这世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他使了浑身解数,姑娘也只是对他若即若离,像总也够不到的鼠尾草,挠得他心里痒得很。
他从未想过向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明教圣物,会在这红尘里滚上这么一遭。

怕是已经起了不该有的心思罢。

姑娘翻折的衣袖下露出一截皓腕,细嫩光洁仿若霜雪。
如烟如雾的远山眉黛,星光闪烁的秋水横波,水嫩如荔枝的堆雪香腮…圣火令眼尾止不住的上挑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捏了捏那雪腮,跟想象中的手感一样好,口中却说着“你这脸皮也不算薄嘛”

如果几个月前的姑娘还只是点点火星,如今已有燎原之势。
这算不算是玩火自焚。

05
他喜欢在皓月当空的夜幕下,躺在湖边的草丛中侯着他心爱的姑娘,揽着她的肩共赏霜下的蒹葭与苍茫的月色。

偶尔天幕飘来丝丝细雨,他搂着她,湿凉的雨丝贴着他们的脸颊,像情人间温柔的吻。
他怀中滚烫的热度透过轻薄的衣料渗到她的躯体,她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入眠。
枝头花瓣如雪纷纷飘零,星光透过湖水五色迷离。

千年岁月也比不得这半刻的温存。
他离不开她,就像猫儿无法拒绝猫薄荷。

林间树梢,叶落枝摇,今夜我是否入了你的梦境?

故乡的明月早已随风而逝,他只想把他的明月搂入怀中。

无剑
纵使你是蚀骨诛心的毒,
我也甘之如饴

愿随你到世间的尽头




【梦间集】四季的问候

刀剑视角
没有ooc ……吧
乙女向
台词向

————————————————————————

春絮


无剑

柳絮无根,或随风上青天,或落地委芳尘,漂泊流离,随处可依。

在江湖久了,渐渐明了四海为家、随遇而安的道理。

可我依旧希望能飘进你心里,扎根落地。

从此风里雨间,你之所在便是我之归宿。


—————————————————

夏荫


无剑!

此下无事,不来与我切磋一番吗?

什么?

天气过于炎热可不能成为偷懒的借口!

哈哈哈,这里还藏着好酒嘛?
腹肌?摸摸也无妨。

这可是我日夜修炼的结果。

啧,这几杯就不行了?

睡吧,
武林至尊自会保你一生无忧。

————————————————

秋涧


无剑?

这里虽风景秀丽,但天气也由暖转寒,要多加几件衣物才好。

迷路了?跟我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

全真派……啊,大概你已经听过很多遍了吧。

此处枫林是我终南山不可错过的胜景,前方有山涧流水,溪水清澈见底。

拉紧我的手,丢了会很危险。

不,没有野兽,你丢了,我会空的。

嗯?
因为你才是我的魂魄啊。

—————————————————

冬雪


无剑,
太慢了,还差得远呢。

内力的运行是从这里到这里………
/// ///请把你的衣襟整理一下。

踏雪无痕?你这辈子也别想了。

真是笨手笨脚,罢了,我带你一程。

不是去尊上那里,你满身污雪,怎可见尊上?

跟尊上没关系。
… …你是特别的。

学不好也无妨,
你想去哪?
我带你。

———————————————
柳叶,屠龙,秋水,飞燕
(^з^)-☆